若何揣摸白话文浏览中虚词的词义

  • A+
所属分类:
白话文浏览关于先生来讲一向是语文进修中的难点,白话虚词也是白话文考察的重点难点,年年必考。固然现代词语仍保存了其在现代汉语中的词义,但大年夜部分白话词语的词义变更灵活,意思不容易肯定,因此公道揣摸词义在测验中就显得尤其重要。但在实际教授教化中,假设教员只对先生停止灌注贯注式的逐字逐句的讲解,那么先生只能懂得教员教过的课文,而很难做到课外的迁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要教会先生揣摸词义的办法,培养先生自立浏览课外白话文的才能,才能取得测验的制胜宝贝。

下面,我对几种揣摸词义的办法分别停止阐述。

一、字音揣摸法

现代汉语中,语音和语义有必定的关系,音雷同或邻近的字很多有同源关系,是以,由字音求字义是一种既根本又重要的揣摸办法。白话文中有很多通假字,通假字与本字的读音常常是雷同或邻近的,我们可以应用声训(训诂学术语)道理,找到通假关系,用转义去解释借义。

例1:坐客为谁。(2015年松江区中考语文考前练习训练)

例2: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核舟记》)

例3:寒暑易节,始一反焉。(《愚公移山》)

例1中,“坐”通“座”,意思是“坐位”;例2中,“简”通“拣”,意思是“遴选”;例3中,“反”通“返”,意思是“前往”。三处通假字和本字读音雷同或邻近。假设我们从字音的角度懂得通假字与本字的关系,而不只是机械地记忆通假字,那么,我们就会更好地控制“通假”这类白话景象,也能在浏览课外白话文时自发应用这类办法揣摸词义。

2、字形揣摸法

汉字属于表意文字,一个汉字的形体构造常常与这个汉字初始所表示的词义有或近或远的关系。汉字中的形声字占80%以上,其义符也为我们融合词义供给了有益条件,是以关于一些词语的意义可以经过过程字形特点停止揣摸。我们可以根据一些字词形旁的表意功能,懂得词义与字形之间所具有的内涵关系。

例1:久乃佩服。(《高人一等》)

例2:惟啖胡饼中心少量。(《王安石待客》)

例3:久之,目似瞑,意暇甚。(《狼》)

例1中的“信”,这是一个会心字,一个“人”一个“言”意为人言真实。此句中的“信”就解为“信赖”。

例2中“啖”字,口旁,与吃、喝、叫有关,接洽前面的“胡饼”,就可以揣摸其含义是“吃”。

例3中的“瞑”字,部首为“目”,与眼睛有关,而“冥”意为“昏暗”,据此我们能揣摸其含义是“闭上眼睛”。

假设能将这类办法渗透渗出到白话词义的进修中,我们必定会对词义的懂得加倍深刻。进修中不只知其然,并且知其所以然,同时也能培养我们自立解读课外白话文的才能。

3、语境揣摸法

一个词普通有多种意义,只要在详细说话情况中,它的意义才是肯定的。所以必定要放在详细说话情况中来考察词义,即根据高低文停止断定。这就是常言说的“词不离句,句不离篇,篇不离境”。

例1:弗成以成心待也。(上海市中考语文考前练习训练《鲁肃过蒙屯下》)

例2:人问其故。(2015年金山区中考语文考前练习训练《年羹尧用兵》)

例3:故天将降大年夜任因而人也。(《生于忧患,逝世于安乐》)

例1中,假设将“故”与“意”接洽在一路,就会误会为现代汉语“成心”。而我们接洽上文,之前“肃意尚轻蒙”,而如今“吕将战功名日显”,所以“弗成以成心待也”。由此辨别“故”的意思是“旧的,之前的”。

例2中,前文论述年羹尧“忽闻疾风西来,俄顷即寂”,便“急呼某参将,领飞骑三百,往西南密林中搜贼,果尽歼焉”,所以“人问其故”。明显,这里“故”是指如许做的“缘由”。

例3中,前文先罗列了“舜发于畎亩当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当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这六个例子,然后取得“故天将降大年夜任因而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的结,是以,这里的“故”是“所以”的意思。

一个词在不合的语境中平日会有不合的意义,揣摸词义的基来源基本则就是要把词放到文中去懂得,根据已知条件加以细心研释。

四、成语揣摸法

成语中保存了大年夜量的白话词义,可以根据成语的意义、用法,揣摸出白话词义。

例1:乃令外白稍严,操于此回师。(《归计决矣》)

句中“师”的意思,我们由成语“班师倒霉”“师出有名”“负荆请罪”等,可揣摸出“师”的意思其实不是“师长教员”,而应解释为“部队”。

例2:少顷,好菜美酝,罗列盈前,不克不及下箸。(《刘南垣开喻先生》)

对句中“盈”的解释,我们可由“宾客盈门”“百感交集…‘沸反盈天”等成语,揣摸出“盈”的意思是“满”。

例3:汝烛不燃,易可燃者。(《银烛》)

句中,对“易”字的懂得,有同窗误答为“轻易”,而从成语“不容易一字”“安危相易”“以暴易暴”等,可揣摸出“易”的意思是“改换”。

固然,还有一些直接涌如今文中的成语,我们更可以根据它的本意,来懂得它在文中的含义。比如《潍县署中寄舍弟墨第一书》中的“美不胜收”、《醉翁亭记》中的“觥筹交错”、《黄生借书说》中的“汗牛塞屋”,等等。

总之,我们若能应用如今控制的成语中的某些语素的含义来揣摸白话虚词的含义,无疑是一条捷径。

五、互文揣摸法

白话文讲究说话的整饬之美,所以,先人写文章爱好应用整洁的句式,并常在并列短语、对偶句、排比句的对应地位应用同义词或反义词,所以,只需知道个中一个词的含义,便可以揣摸出另外一个词的含义。

例1:彼竭我盈,故克之。(《曹刿论争》)

“彼竭我盈”是由两个主谓短语构成的并列短语,处于雷同地位的“竭”和“盈”是两个意义相对的词(由彼、此相对可以推知),已知“竭”是“干涸”,可推知“盈”是“充盈”。 例2: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更者,山间之朝暮也。(《醉翁亭记》)

句中“晦”是一冷僻字,但我们根据“变更”二字,可知“晦”与“明”的意思应相反。由于“明”是“通亮”,是以揣摸出“晦”是“昏暗”的意思。

例3: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高低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泅水;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岳阳楼记》)

我们能够难以断定句中“沙鸥翔集”的“集”字的意思,其实,“翔”与“集”也是一对意思相反的词。沙鸥既要飞翔,也要停歇,所以“集”便解释为“栖止,鸟暂停在树上”。

六、逻辑揣摸法

浏览是一个应用逻辑揣摸停止推想、改正的过程,白话文浏览也异样如此。

例1:陈胜、吴广乃谋日:今亡亦逝世,举大年夜计亦逝世,等逝世,逝世国可乎?(《陈涉世家》)

根据逻辑推理,这句话中的“亡”决不会是“逝世亡”的意思,而只能是“流亡”的意思。句中的“等”字,也不是“等待”的意思,它是承上句的两个“亦逝世”而来,意思是“异样”。

例2:驴不堪怒,蹄之。(《黔之驴》)

驴假设“成功”,就绝弗成能“怒”,所以句中的“胜”其实不是“成功”的意思,而应解释为“禁得住”。

例3: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捕蛇者说》)

我们有时会将这句话中的“病”字,误认为是“生病”的意思。异样地,根据逻辑推理,不做这个差事,是不会招致生病的成果,所以,“病”字的意思应是“困苦不堪”。

7、通假揣摸法

通假字在现代汉语中应用相当广泛。关于一个词,当用转义及其引申义没法给出公道的解释时,我们就应当想一下,它能否借用为与其读音雷同或邻近的另外一个词。

例1: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世界顺之。(《得道多助,掉道寡助》)

句中“畔”原意为(江、湖、门路等)旁边或地步的界线,在这里都没法与“亲戚”相勾连。别的,从词性上,我们也能断定“畔”是一个动词。再结合“世界顺之”中的“顺”的含义,我们揣摸出“畔”应通“叛”,意思为反叛。

例2: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涉世家》)

句中“被”字明显不克不及解释为“被子”或表示主动。从全部词语“被坚执锐”来看,“被”与“执”同为动词,并且“坚”字描述词活用作名词,解释为战甲,所以我们揣摸“被”字通“披”,意思为“穿着”。

例3: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论语》)

同理,句中的“说”也不是“措辞”的意思,再结合后文“不亦乐乎”,我们揣摸出“说”与“乐”同义,是“喜悦”的意思,所以“说”通“悦”。

8、语法分析法

白话文与现代汉语比拟,句子的语法构造根本上是分歧的,除“倒装句”(宾语前置、定语后置、状语后置、主谓倒装)外,白话文的句子是按“主语十状语+谓语+定语+宾语”的次序分列的。主语、宾语大年夜多是由名词、代词充当,谓语大年夜多是由描述词、动词充当,定语是由名词、代词充当,状语是由副词充当。根据它们所处的语法地位,推知它的词性,进而推知它的意义。

例1: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个中,意将隧入以攻厥后也。(《狼》)

句中的“洞”原为名词,但在主语“狼”以后应是谓语,而谓语应由动词、描述词充当,所以可以揣摸“洞”应为名词活用作动词,解释为“打洞”。

例2: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弗成知其源。(《小石潭记》)

此句中的“斗”和“蛇”原为名词,而此句省略了主语“溪流”,“折”和“行”是动词,作谓语,所以在主语“溪流”和谓语“折”之间的“斗”应为状语。据此我们揣摸出“斗”是名词活用作状语,解释为“像北斗七星一样”;同理,“蛇”也是名词活用作状语,解释为“像蛇一样”。

例3: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捕蛇者说》)

句中的“出”和“入”原为动词,但根据它们所处的语法地位,“出”和“入”应为宾语,而宾语应由名词、代词充当,所以我们揣摸“出”和“人”应是动词活用作名词,解释为“临盆出来的器械”和“支出的器械”。

揣摸白话文浏览中虚词的词义的办法还有很多,比如知识迁徙法、构造揣摸法等等,我们可以结合详细的语境,活学活用,举一反三,游刃有余。